当前位置:皮皮狗社会线上卖片、线下卖身!“福利姬”少女年入百万
线上卖片、线下卖身!“福利姬”少女年入百万
2023-01-25

10元一套的少女写真背后,是出卖身体的“福利姬”!

一个萝莉模样的女孩,绑着高马尾、穿着水手服,笑容清纯而可爱,仿佛春天的樱桃、夏天的水蜜桃,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。

这样的女孩子,在网络平台越来越受欢迎了。

今年2月14日,B站直播区出现了一名叫“失眠小宁”的新人主播,一开播就吸引了上万粉丝,一天之内涨粉6万。

到底是何方仙女,一经开播就吸引了这么多目光呢?评论区粉丝道出了实情,“失眠小宁”是一名小有名气的福利姬。

福利姬,恐怕又触及到很多人的知识盲区了。字面理解,姬在日语中有公主的意思,福利姬就是发放福利的女孩,只是此福利非彼福利,而是带有挑逗意味的大尺度照片,甚至包括线下色情交易。这些为客户发送福利的女孩,就是福利姬。

记者调查发现,在境外社交网络上可检索出福利姬账号,她们的联系方式又属于境内。记者添加账号之后,对方表示只要10元,就能获得一套写真图,40块则能买到不同类型的照片。

除开大尺度的写真照片,福利姬还能提供很多突破底线的服务,比如原味衣物,甚至是线下肉体交易。

再者,诱导客户消费。

鱼儿上钩了,就该宰割了。福利姬和寻找福利姬的“绅士”在一个福利群中,福利姬像兜售商品一样展示自己的照片,绅士们则根据个人喜好挑选福利姬。

进行到这一步,福利姬们开始收割了,加好友发红包、图和视频付费购买、原味衣物需付费、会员内部精选,这些服务的价格从几百到几千不等。

最后,线下交易,大额获利。

“3000元陪吃陪喝陪逛街陪看电影,过夜8000元。”这是网上流传的一张报价图。跟一般色情服务不同的是,福利姬可根据金主的需求,穿上jk、洛丽塔等制服,扮演一个金主喜欢的二次元角色。

模式单一隐蔽但暴利的福利姬产业链,由此形成。美丽诱人的福利姬,也只是这条灰产上待价而沽的商品。在她们背后,还有更多万恶的力量左右着她们、威胁着她们、逼迫着她们。

从清纯可爱的二次元少女到出卖肉体的福利姬,以及重金求购的金主们,不仅是道德的沦丧,更是人性的扭曲。

福利姬黑产,伸向未成年少女的恶魔之手!

福利姬的本质,是一条情色产业链。但由于隐匿于互联网的边边角角,又披着二次元的虚假外衣,所以诱导了大量未成年少女。福利姬年龄之小,恐怕超过了很多人的预期,最小的不过十三四岁,年纪稍大的也不过20出头。

2018年,澎湃新闻曾采访过3个福利姬,她们都是未成年人,最小的不过14岁,最大的不过16岁。这些女孩还表示,福利姬的黄金年龄是14到19岁。

令人气愤又悲哀的是,这些女孩进入福利姬圈子的主要目的,便是金钱。其中不少是热爱二次元文化的女孩,但由于二次元本就是个烧钱的爱好,部分女孩便阴差阳错落入了黑暗的深渊。

很多福利姬在入圈的时候,都想赚够钱就退圈,绝不进行性交易。但这个圈子就像一个大染缸,不断扭曲着她们脆弱的三观、吞噬着她们的道德观。人的欲望是无限的,一旦她们习惯了赚快钱、花大钱,就便很难再回归正常的生活。而且她们法律意识淡薄,不知道已经违法。又因为害怕被家人朋友知道,受到威胁、控制,深陷性交易泥潭。

在新华每日电讯关于福利姬的评论文章中提到,“山东大学法学院教授胡常龙说,'福利姬'成为色情产业代名词,极易使青少年产生不劳而获的错误思想,寄希望于通过歪门邪道一夜暴富,从而厌恶学习和劳动,逐渐使青少年丧失正确的荣辱观和价值观。”

福利姬的存在和流行,不仅是福利姬自身的问题,更是买家和互联网平台监管的问题。在此也希望相关机构能加强监管,避免更多未成年二次元少女陷入绝望深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