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皮皮狗搞笑咱们的老大哥
咱们的老大哥
2022-07-27

有首老歌,叫《咱们工人有力量》。让我们看看咱们的工人老大哥面对挑战时是否力量十足。

1。创业

在西水市城郊偏僻地带,有一家叫 “老大哥”的饭店,饭店规模不大,装修也很简单,但却显得特别,如餐厅不叫餐厅,叫食堂;雅间也不叫雅间,叫车间,什么铸工车间、焊工车间、锻工车间、钳工车间等等,而各车间服务员都称“车间主任”,饭店老板则叫“厂长”。这哪是啥饭店呀,简直就是工厂嘛。其实呀,他们与工厂还真有着割不断的情感呢!

原来,饭店老板名叫刘大海,曾是东风机械厂的车间主任,而饭店的厨师、服务员,以及洗碗打杂的一干人等,都是他曾经的工友。因为饭店饭菜实惠,价格公道,服务周到,所以开张不久,生意就火得不得了。

说来当初刘大海决定开这个饭店也是偶然。

上世纪末,上千人的东风机械厂破产关门,工人们只得含着泪各奔东西,寻找生路。刘大海就骑着三轮车沿街卖盒饭,风里来雨里去,一干就是好几年。一年前的一天,他在车站门口遇到当年的工友大宋。大宋下岗后一直靠打零工为生,如今在车站卖苦力当搬运工。两人坐在路边抚今忆昔,不胜唏嘘。大宋仍住在机械厂宿舍大院,说现在大家的日子都挺难,王军在市场摆摊卖菜,张二春在医院当护工,咱们师傅老孙头因为岁数大,身子骨弱,如今竟靠捡破烂维持生计……大宋说到他自己时,长叹道:别看我现还能卖苦力,可再过几年岁数一大,就不知到哪里找饭吃了。

大宋又发了几句牢骚后,向往地说:“大海啊,现在要是有个老板能把我们这帮人都招去干活该多好啊,我们都经历了这么多,肯定会踏踏实实为他好好干。”

刘大海苦笑,说:“哪有这种好事?现在人家都要高学历的年轻人,我们都是奔五的人了,又没啥文化,谁要啊?”

大宋突发奇想道:“大海,要不你开个饭店吧,我们这帮老兄弟过来帮你,肯定省心。”

刘大海心中不由一动:卖了多年盒饭,他曾有过扩大规模的想法,但开饭店可不是想的那么简单,他摇头说:“我哪有那个实力啊?就是开个一般的饭店,没个五六十万根本下不来。”

大宋说:“可以搞股份制嘛,你出大头,当董事长,剩下的我们几个凑一凑,当股东。咱们也不求发大财,只要解决了大伙的生存问题,就算是成功了。”

刘大海觉得这主意不错,大家齐心协力,好好经营,说不定这事能成。如果这事办成了,大家的日子好过了,自己苦点也值得。于是他说:“如果大家都投资,倒可以试一试,不过,你愿意投资,不知别人愿不愿意。”

大宋兴奋地说:“你放心,只要你肯牵头,剩下的事就交给我来办。”

就这样,经过一番筹备,刘大海和工友们在城郊租了个二层小楼,饭店就开张了。饭店取名“老大哥”,就是“工人老大哥”的意思,饭店的人员全部是当年的工友,大厨是当年职工食堂的孙光。孙光在一家星级酒店当大厨,收入不菲,刘大海上门请他,当他听说饭店是老工友们合伙开的,二话没说,一口就答应下来。

说实在话,包括刘大海在内,没想到饭店的生意会这么火爆。特别是一个工人出身的报社记者,偶然在“老大哥”吃过一顿饭后,对“老大哥”的饭菜味道、服务特色、经营理念赞不绝口,回去后不遗余力地在报纸、电台上一宣传,把“老大哥”称为“咱们的‘老大哥’”,立刻就打响了“老大哥”的知名度。

半年后,在给股东们第一次分红时,刘大海说了自己的想法:咱们先不分红,再投资开一家分店,让更多的老工友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,解决生存问题。

股东们一致同意,大家都对未来充满信心。

2。混混骚扰

然而,就在这个时候,“老大哥”却遇到了麻烦。

这天中午,饭店客满,刘大海正在帮忙上菜,忽听从“钳工车间”内传来哄闹声,还夹杂着碗碟破碎的声音。刘大海急忙进屋一看,只见地上杯盘狼藉,四个汉子围住服务员老陈叫嚷,其中一个臂膀上文了一只螃蟹的小伙子挥舞着拳头,正欲冲老陈砸去。刘大海急步上前把老陈挡到自己身后,说有事好商量,别动手。“螃蟹”上下打量一下刘大海,冷冷地说:“你是老板吧?我正想找你呢。”

刘大海问老陈:“怎么回事?”

老陈气愤地说:“他们吃了酒菜,不想买单,反过来还要我们给他钱,真是岂有此理!”

刘大海明白了,遇到吃霸王餐的混混了,就赔笑道:“小兄弟,天底下哪有吃饭不花钱、还要我们倒贴钱的道理?再说了,我看你们也不像是吃白食的人,是跟我们开玩笑对不对?”

“螃蟹”哼了一声:“你说得不错,我们当然不是吃白食的,我们有我们的道理。”

刘大海一怔:“什么道理?”

“螃蟹”扭头指了指门上的字,问:“你们这里叫钳工车间是吧?”

刘大海说:“是呀。”

“螃蟹”一拍巴掌,说:“这就对了,车间是干活的地方,我们哥几个都是钳工,今天到这里来干活,完了你们不但不付我们工资,还要跟我们收钱?”

刘大海知道对方是无端找事,他忍住气,说:“可你们是来吃饭的呀,怎么干活了?”

“螃蟹”一脸无辜状,装傻道:“我们还以为吃完饭再干活呢,刚才这位陈……陈主任张口就跟我们要钱,我们当然不给了。”

大宋听到动静也进了屋,听“螃蟹”这么说,气得大吼起来:“你简直是强词夺理,我问你们,难道你们进来的时候不知道这是饭店?”

“螃蟹”说:“知道呀,我们本来就是来吃饭的,可进门一看,这门上写着‘钳工’车间,哥几个正失业呢,就寻思着先找个工作,谁想进来一坐下,这位,”他一指老陈,“这位就自称是车间主任,让我们点菜。我们还以为他要管饭呢,所以也就没客气。这事我觉得错在你们,怎么可以给包间起名叫车间呢?哈哈……”他的几个同伙也都阴阳怪气地跟着笑了起来。

刘大海拿过账单看了看,吃了将近一千块,他问螃蟹:“消费了这么多,你们说现在怎么办?”

“螃蟹”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说:“算了,我们就让一步,不跟你们要工资了,这事就算两不欠,怎么样?”

火爆脾气的大宋听了,再也忍不住了,他鼓着眼睛吼道:“什么?你还让一步?告诉你,你别欺人太甚,我们也不是怕事的人!大海,今天他们要是不买单,就别放他们走。”

“螃蟹”一屁股坐下,抖着腿说:“好啊,我们正不想走呢。你们不怕事,我们更不怕。弟兄们,都坐下,今天不走了,看他们能拿我们怎么样。”

刘大海见这几个人横眉竖眼,一副流氓嘴脸,心里一合计,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吃点亏算了。于是笑道:“好了,今天这顿算我请客,请各位走好。”

“螃蟹”得意地放声大笑,立起身还放肆地拍了拍刘大海的肩膀说:“算你识相,今天就放你一马。弟兄们,我们走!”

等他们离开后,大宋气得脸都青了,愤愤地说:“大海,他们分明是来找茬的,咱们可不能惯他们毛病。大不了就和他们打一场。哼,想当年老子跟人打架的时候,这帮小子还在娘胎呢。”

刘大海苦笑道:“做生意讲究和气生财,刚才要是打起来,受损失的只能是我们,传出去也不好听,影响生意呢。”

大宋担心地说:“我怕这事还没完,他们见你这么好欺负,肯定还会再来的。”

大宋所料没错,第二天中午,“螃蟹”又带着一帮人大摇大摆来了。一进门就对刘大海说:“我现在明白你们的车间实际上是雅间,今天肯定买单。”刘大海知道来者不善,但又不能拒客,就推说雅间都预定出去了,只有大堂还有位置。“螃蟹”说没问题,大堂就大堂,一样不耽误事。

接下来他们就点了一桌子菜,推杯换盏海吃海喝起来。吃到中途,“螃蟹”突然一拍桌子,喊道:“老板,你过来闻闻,这鱼怎么有臭味?”

大宋一直在附近盯着他们,见他们又要搞事,两步跨过去,对“螃蟹”怒目而视,道:“你还有完没完?”

刘大海过去端起鱼闻了闻,说:“没味啊,刚宰的鱼怎么可能有味?”

“螃蟹”大声说:“那就是你们一定用了地沟油!”

刘大海见周围客人听说用了地沟油,都露出怀疑的表情。他忍住气,低声说:“小兄弟,不知我们怎么得罪了你?你说出来,我们有错就改。你这样搞下去,我们的生意真的就没法做了。”

“螃蟹”摆出一副流氓嘴脸,嬉皮笑脸道:“那就关门啊,实话跟你说,我们就是不想让你们做了。你生意这么好,我们看着不爽。你把饭店关了我们就不来了。”

对方道出用意,刘大海一时也是无计可施,他脸一沉,说:“既然这样,我们只能报警了。”

“螃蟹”依然嬉皮笑脸道:“要报请报吧,我只是怀疑你们用地沟油,看警察来了能把我们怎么着。”

大宋再也压不住怒火,一撸袖子,伸手揪住“螃蟹”的衣领,喝道:“你是不是以为我们是软柿子啊?”

不料,“螃蟹”好像就等着他这个动作,立刻杀猪一般大叫起来:“你打人啦!打人啦!”边喊边双手一掀,就把桌子掀翻了。他的同伙立即冲上来,有的围殴大宋,有的到处乱掀乱砸。

其他客人见打起来了,吓得纷纷逃离饭店。

刘大海心里叫苦,一边吩咐人打电话报警,一边冲上去拼命拉开围攻大宋的混混。直到后厨的孙光等人听到动静,提着菜刀冲出来,“螃蟹”等人才罢手出门,跳上了一辆无牌面包车,扬长而去。

店内一片狼藉。大宋倒在地上,血流满面。

警察赶到后,歹徒早已逃得无影无踪,到哪里去找?

当天晚上,饭店当街的两面大玻璃又被人砸得稀烂。

3。 黑道插足

第二天,“老大哥”只好暂停营业。

刘大海把大伙召集到一起商量对策,大宋气愤地晃着拳头,说:“他们要是敢再来,我一定给他们好看!哼,当年我们怕过谁来?”

刘大海摇头说:“我倒不是怕他们,可他们在暗我们在明,要是他们背地里使坏,我们防不胜防,一定得想个办法。”

他看着孙光:“老孙,你在多家饭店干过,见多识广,你说遇到这种事该怎么办?”

孙光沉默了一下,说:“据我所知,有些饭店怕混混骚扰,一般都是交保护费,找个道上的厉害人物罩着,花钱买平安。”

大宋立刻反对,道:“不行,咱们挣钱多难啊,凭什么要白白送给别人?妈的,听到兔子叫还不种豆了?我就不信他们还敢来!”

大家正在商量,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喇叭响。大家向外看去,只见一辆宝马车停在饭店门前,车上下来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人,他先抬头看了看“老大哥”的招牌,然后推门走了进来。

刘大海忙站起来,说:“不好意思,今天我们不营业。”

对方像是没听见,抬眼在店内打量了一圈,点头道:“果然有人来闹事。胆子真是不小啊。”说着,掏出手机,拨了个号,自顾自打起电话:“老四,你给我查查,昨天是谁跑到‘老大哥’捣乱的,查出来马上告诉我。”

刘大海等人听他那口气,不知他是什么来头,不由面面相觑。

这人收了手机,径直走到刘大海面前,问:“你就是刘老板吧?我姓李。”说着,掏出一张名片,递给刘大海。

刘大海一看名片,上面写着:宏大集团董事长李明。旁边的孙光轻轻拽了一下刘大海,耳语道:“大海,这人不简单,是个道上的厉害人物。”

刘大海听了一怔,觉得此人文质彬彬,不像黑道大哥,倒像是个中学教师。他小心地说:“原来是李老板,对不起,我们今天不营业,请您改天再来吧。”

李明一摆手说:“我不是来吃饭的,是有事想和你商量一下。”

刘大海只得狐疑地请李明进了一个雅间,落座后,没等刘大海发问,李明就问:“刘老板,你想平平安安做生意吗?”

“当然,做生意的谁不想平平安安呢。”

李明说:“那好,凭我李明两个字,黑道白道上的朋友都会给我面子,如果你愿意交我这个朋友,我敢保证,以后绝没人敢再来捣乱。”

刘大海当然知道没有白吃的午餐,他从兜里掏出一千块钱,双手放到李明面前,赔上笑脸道:“李老板,我当然愿意交你这个朋友,但我们几个都是失业工人,为了糊口才开了这个小店,这点钱……您别嫌少,拿去买条烟抽。”

李明推开钱,说:“刘老板,我可不是为了这点钱来的。”

刘大海以为他嫌少,又掏出一千:“李老板,小店本小利薄,还请您照顾一下。”

李明脸一沉,说:“刘老板,你以为我是要饭的?我来是为了钱?”

刘大海忐忑不安地问:“那您是想……”

李明点上一支烟,吸了一口,慢慢吐个烟圈,说:“刘老板,我今天来,是诚心诚意来跟你交朋友的。我也当过工人,知道你们不容易,前一段时间我见你们饭店的生意不错,从心里为你们高兴,虽然我手下弟兄提出要来为你们照看一下场子,但我怕给你们添麻烦,没同意。说实在的,收你们的钱我于心不忍啊。不过,现在看来,我们不来,别人也会来,昨天我听说有人来闹事后,很是为你们担心,怕你们以后会麻烦不断,所以,今天我就冒昧地来了。”

刘大海小心地问:“您的意思是……?”

李明说:“我有个想法,如果我李明做了‘老大哥’的股东,那就绝对没人敢再来找‘老大哥’的麻烦。”

“您想入股?”刘大海有些意外,不由又喜又忧,喜的是饭店正要扩大规模开分店,缺的就是资金,忧的是对方是个混混,跟他合作,那是与狼谋皮,怕是后患无穷。

于是,刘大海试探地问:“李老板,您……想入多少钱?”

李明像是听到了可笑的事,哈哈一阵大笑后,说:“刘老板,我‘李明’二字就是无形资产,价值连城,我就用我的名字入股!”

刘大海不由吸了口冷气,明白了,他这是要入‘干股’啊,怪不得他不收保护费,原来胃口大得很呢!刘大海自然不会答应,说:“李老板,谢谢您瞧得起小店,您是做大买卖的,我们饭店本小利薄,赚这几个小钱您一定不会瞧在眼里,实在是不敢麻烦您。再说,这饭店是我们几个合伙经营的,大伙都有股份,我个人也做不了主。”

李明目光一冷,话语中充满威胁说:“刘老板,你如果不同意,我也不会强求,但我可以向你保证,没有我,你的饭店怕是很难经营下去,最后只能关门大吉。”他见刘大海不吭声,就语气稍缓一些,说,“其实,我加盟‘老大哥’,我们是双赢。饭店如果不赚钱,我分文不取,你们什么损失也没有。如果赚了钱,我分的只是利润而已,而且只是一小部分,大头还是你们的。你想一下,由我为你们保驾护航,你们专心经营,照现在的势头,赚大钱是肯定的,你何乐而不为呢?”

听了这话,刘大海心想:对方虽是做无本生意,但如果真能保证饭店正常经营下去,少赚点总比关门倒闭要强啊。这样一想,就说:“李老板,我可以把我的股份分一部分给你,您……想要多少?”

李明伸出三只手指头:“三成就行。但不是你股份的三成,而是饭店总股份的三成。”

还没等刘大海出口回绝,雅间的门“砰”一声被推开了,大宋等人闯了进来。

大宋指着李明的鼻子,怒斥道:“你还真敢要,就不怕撑着呀?干脆你把饭店全抢去得了。”

原来,刘大海和李明进房间后,大宋等人不放心,一直待在门外听,当听到李明说要入干股时,大宋就想冲进来,被孙光拦住,让他别冲动,咱们都听老刘的。后来听到李明开口要三成股份时,连孙光都忍不住了,一起冲了进来。

李明神色不变地扶了扶眼镜,说:“你们都是股东吧?利害关系我刚才都跟你们老板说了,你们可以不答应,我无所谓,不会有什么损失。不过,没有我,你们的饭店就等着关门吧。”

大宋忿忿地说:“我们肯定不答应。至于饭店关不关门,你说了不算,你黑社会怎么了?我们不怕!”

李明皮笑肉不笑地盯着刘大海,问:“刘老板,你也是这个意思?”

刘大海虽想息事宁人,但事关大伙的利益,绝不能妥协,于是斩钉截铁道:“是,我听大家的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李明站起来,整了整领带,“算我刚才什么都没说。告辞。”走到门口,他回头说,“提醒你们一下,一周之内,如果你们想通了,随时可以打我的电话。”

李明离开后,屋里顿时像炸开了锅,群情激愤,骂李明简直是强抢明夺。只有孙光不说话,等大伙平静下来,他才叹口气,说:“大海,我看咱们遇上大麻烦了,你们是不知道李明这人,他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”

刘大海惊道:“他到底是什么来路?”

孙光说:“李明是本地一霸,手下纠集了几十号小混混,平常恃强凌弱,看哪家店铺生意好,他就派人上门收保护费,不交的话他就治得人家干不下去。我怀疑,昨天那帮小混混也跟他有关,他先派人骚扰咱们,然后他再出面逼咱们就范。”

刘大海仔细一想,果是如此,他问大家:“现在怎么办,要不要报警?”

孙光摇头说:“报警没用的,李明这人很狡猾,他从不明着强取豪夺,而是跟你背后玩阴的,让警察抓不到证据,而且……这人很有背景,听说他妹夫是公安分局的一个副局长,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这么嚣张。唉,得罪了他,我们以后怕是没好日子过了。要是他只要一成,我们不妨答应他,没想到他的胃口这么大,要三成,这样下去,怕是用不了多久整个饭店就都归他了。”

大宋摩拳擦掌,气愤地道:“就是一成也决不给他,大不了跟他斗一斗。想当年,咱们在机械厂的时候,那是响当当的工人老大哥,怕过谁来?”

孙光苦笑道:“好汉莫提当年勇,当年是当年,现在机械厂早关了,大家就像一盘散沙,我们就这几个人,他手下几十号人,听说都是坐过牢的亡命徒。我们怎么跟他斗?”

大宋挠挠头,气呼呼地说:“那依你说怎么办,关门不干了?”

一时间大家都沉默了。过了片刻,孙光对刘大海说:“大海,我们听你的,你说怎么办吧?”

刘大海说:“不管怎么样,生意还得做下去,这个饭店是我们的希望啊。以后大家加倍小心点,从今天开始,晚上我们两人一组,轮流在店里值班。另外,我去派出所报一下案试试。”

当下,刘大海就去了派出所,说了李明来店里威胁的事情。接待他的警察非常热情,却也爱莫能助,因为李明只是语言威胁,又没实际行动,抓他证据不足。

刘大海说怎么没有实际行动,昨天那帮混混来店里捣乱,就是他安排的。

警察一听,说你有证据证明是他派的人吗?有的话,我们可以传讯他。

刘大海尴尬地说:“我……我没证据,不过,不是他还会是谁呢?”

警察遗憾地说:“那就没办法了,你们只能自己小心点,一旦发现他们去捣乱,你就第一时间通知我们。”

刘大海提出,能不能安排个警察去饭店那边盯着?警察摇头说:“这是不可能的,我们警力有限,还有很多大案子等着去办呢。这样吧,我们可以去警告一下李明,让他遵纪守法。目前,只能这样处理了。”

刘大海只得失望而归。

4。笑里藏刀

一周时间转眼即过,李明那边毫无动静。饭店里也是平安无事。难道是李明见他们加强了防范,知难而退,或者是警察的警告起了作用?

然而刘大海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觉得会有事发生。

星期五下午,刘大海去一中门口接住校的女儿菲菲,可等到学生们走尽了,也不见菲菲的身影。他的心不由提了起来,赶忙打电话回家问菲菲回家了没有,接电话的正是菲菲。听到女儿的声音,刘大海提起来的心才放下来,他问女儿怎么自己回家了,害老爸白跑一趟。菲菲开心地说:“爸,我坐你朋友的宝马车回来了。”

宝马车?刘大海心里一颤,猜想可能是李明所为,顿时惊恐得浑身发抖。急切地问:“菲菲,你……没……没什么事吧?”

菲菲说:“没有呀,李叔叔很随和客气,直接把我送回家了。”

果然是李明,刘大海生气地呵斥菲菲道:“菲菲,你怎么这么不乖!怎么能随便上生人的车?”

菲菲委屈道:“他说是你的好朋友,说你店里忙,托他来接我。爸,怎么了,他不是你朋友?”

刘大海只觉得浑身无力,叹口气,说:“菲菲,等晚上回家爸爸再跟你说吧。”

刘大海关了电话,一颗心依然怦怦乱跳,没想到李明竟然盯上了女儿菲菲。菲菲可是他的全部,要是女儿有个三长两短……刘大海不敢往下想了。他由惧生怒:李明啊李明,你可以欺我、骂我、打我,但我绝不允许你碰我的女儿!

刘大海蹲在路边,思前想后,抽了半盒香烟后,打定了主意。他从兜里找出李明的名片,打电话给李明约他见面。

一个小时后,刘大海走进金阳光大酒店306号房。

房间内已经摆了一桌宴席,桌边坐了三人,李明居中而坐,左侧是个四十岁左右的胖汉,右侧是个左脸有一道刀疤横贯上下的精壮青年。李明冲刘大海点点头,一指对面一张椅子,说:“刘老板,请坐。”

刘大海在桌边站定,说:“不用,我说几句话就走。李老板,我来只是想亲口告诉你,有事你冲我来,请别碰我的家人,否则,我会跟你拼命的!”

李明一脸无辜道:“是这事呀,刘老板,你误会了,我是见你太忙,怕你忘了去接女儿,这才为你代劳的,没别的意思。你女儿挺可爱的,呵呵……”

他左右两人也跟着淫笑起来。

刘大海感到头皮一阵发麻,他瞪着李明,一字一顿地说:“我重申一遍,请你别碰我的女儿!”

李明收住笑,说:“没问题,只要你够朋友,谁要碰你的女儿,我李明也跟他拼命。”说完,他向胖汉一使眼色,胖汉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,放到桌面上,“刘老板,这是入股协议。”又把一支笔“啪”拍在桌面上,“这是笔。”

刘大海拿起协议看了看,问:“你一定要三成吗?”

李明点头,道:“四成也行。”

刘大海提高声音:“你这就是强抢!”

李明耸耸肩,道:“你非要这样理解,我也无话可说。”

刘大海拿起笔,把协议铺到桌面上,弯腰打算签字,嘴里则问:“去店里闹事的那几个人也是你安排的吧?”

李明大笑道:“哈哈,没有他们几个,我们怎么能合作成功呢?刘老板,签了字,我们就是一家人了,就等着一起发大财吧。”

刘大海摇摇头:“发财的只是你。李老板,我永远不会和你这样的人成为一家人。”说罢,他把笔一扔,直起腰,问,“这字我要是不签呢?”

李明脸上的笑顿时消失,冷冷地说:“如果我是你,我肯定会签的。”

刘大海说:“可惜你不是我。李老板,我明白告诉你,第一,‘老大哥’不是我个人的,我做不得主;第二,即便我做得了主,我也不会签。你霸占三成股份,就成了最大股东,饭店就成你的了!”

刀疤脸霍地站起,一拍桌子,恐吓道:“你今天签也得签,不签也得签!”说着,从腰里抽出一把匕首,“噌”插在了笔的旁边,凶狠地说:“这两样,一文一武,你选一样吧。”

刘大海盯了匕首一会儿,然后,伸手拿起匕首,说:“我选这个。”说着就将左手放到桌面上,右手举起匕首,他目光盯着李明,嘶声大叫说:“你们别逼我!”

李明神色不变,冷笑道:“想自残啊?跟我玩横的是不是?你就是剁下一只手,该要的我还要!不信你就试试。”

两人目光交锋,对峙了将近一分钟,刘大海一阵惨笑后,颓然放下了匕首。

刀疤脸冲上前,挥拳结结实实地打在刘大海脸上,骂道:“妈的,敢威胁我们,关公面前你敢玩大刀?”

刘大海被打得一个趔趄,伸手撑住桌面,这才没有倒下,大声说:“李老板,你要怎样才能放过我们?”

李明冲桌上的笔努努嘴,说:“你只要拿起笔签了字就没问题了,以后我们一起发财。”

刘大海提高声音道:“这肯定不行,‘老大哥’是我们的,无论你怎么逼我,我都不会同意。”

李明见他死不开窍,知道他的软肋在哪里,就哼了一声,说:“好吧,我也不逼你,不过,希望你以后能照顾好女儿……”

刘大海再也忍受不了,怒道:“别动我女儿!李老板,你也是一条汉子,有种就不要背后玩阴的,咱们当面锣对面鼓,来明的怎么样?”

李明问:“好呀,什么叫明的?”

刘大海说:“那就按你们江湖规矩,我和你单挑。”他估摸着按李明的身子骨,打架自己不一定落在下风。

李明笑道:“我和你打?哈哈,又不是争武术冠军。我们的规矩,可是不讲究单打独斗啊。”

刘大海早已料到李明不会同意单挑,立刻又说:“那我们就各自带着自己的人马,约个地方痛痛快快打一场,分个输赢。你敢吗?”

李明皱眉道:“我们都很久没有动刀动枪了,弟兄们正手痒呢,既然你有这个要求,我满足你!”他翻了翻眼皮,说:“刘老板,你不会是想耍花招吧?是不是想到时候通知警察来抓我们呀?我可警告你,我们出来混的最恨不讲义气的,如果你报警,你的女儿会很惨。”

刘大海说:“你放心,我决不会报警,即便你们把我打死、打残,我也认了。”

李明点头道:“那好,我就答应你。不过,我们先说好,架打完后,即便把你打废了,你也别指望我会可怜你,这份协议你还得签。”

刘大海问:“那如果你输了呢?”

李明像是听到了什么滑稽的事情,哈哈大笑道:“如果我们输了,我李明以后还有脸在本地混吗?我以后就认你当大哥,决不再为难你。”

“希望你言而有信。下周日晚上九点,咱们西郊垃圾场见。”

刘大海说完,转身向外就走。李明突然喝道:“回来!”刘大海停下,问:“你是不是不敢了,要反悔?”李明阴沉着脸吩咐刀疤脸:“你过去搜一下他的身。”

刘大海脸色顿时一变。刀疤脸在刘大海身上上下一摸,从衣兜里掏出一支录音笔,交给李明。

李明冷笑道:“就知道你会玩花样,是想当证据交给警察吧?我警告你,下不为例!再敢耍花样,我保证让你女儿会跟这支笔一样。”说罢,将录音笔一折两断。

5。单刀赴会

第二天,刘大海来到饭店,对大宋他们说自己老家有点事情,最近就不来饭店了,饭店暂时由大宋负责。他对大宋说,你脾气太急,以后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和大家商量,凡事忍着点。

大宋见他左脸腮上有一团乌青,问是怎么回事。刘大海说昨天回家的路上骑车不小心,摔了一跤。

大宋将信将疑道:“大海,你是不是跟人打架了?”

刘大海笑道:“打架?你又不是不了解我,我活了几十年,和谁打过架?跟人说话都不敢大声,敢跟谁打架?”

大宋道:“那倒是,咱俩认识了也二十多年了,我还真没见过你跟人动过手。”

刘大海心说:那是我以前从没被人逼到这份上,现在,为了我女儿、妻子,同时也为了咱们的饭店,我还真要跟人打架了。不过,他不想把这事告诉大宋他们,决定自己一人承担。

昨天他坐在学校门口的马路边,想了很久,认定李明盯上了自己的家人,肯定不达目的不会罢休,一定得把这事做个了结。他觉得要想让对方放弃,只有两条路:一,跟对方打架,打得对方怕了自己,主动服输放弃,当然,这个根本不可能,自己势单力孤,怎么可能打得过这帮流氓呢?第二,想办法让警方抓到李明违法犯罪的证据,将他绳之以法。

于是,他想了两个计划,第一个计划就是带着录音笔去见李明,偷偷录下他敲诈勒索的过程,不想却被李明识破。现在,只能施行第二个计划了:和对方打架,只要打斗中有人受重伤或出了人命,事情就闹大了,警方就会插手。当然,自己以卵击石,受伤的肯定是自己,甚至有丧命的可能。但他认为只要饭店能保住,自己的家人能平安,即便自己身残乃至丧命也值了!另外,他觉得,李明只是逼自己跟他签约,不可能要自己的命的。

他也想过把这事告诉大宋他们。但想到饭店加起来也就十几个人,大多还是老弱病残,去了只能白受伤害。于是他决定一个人去赴约。想想那场景,他甚至觉着好笑:李明一方肯定做了准备严阵以待,他要是看见自己一个人单刀赴会,一定会当场惊掉下巴吧?

离开饭店前,刘大海恋恋不舍地把大宋拉到一旁,叮嘱说:“大宋,饭店就交给你们了,另外,我不在的这段时间,我家里的事情你们也帮着照应一下,特别是菲菲,麻烦你多费点心。”

大宋看了他一眼,说:“这个不用你说。可是大海,你怎么回事,我怎么听着你像是在托付后事呀?”

刘大海笑道:“你少胡说八道!”说罢转身走了。

这两天正好是周末,刘大海陪妻子、女儿痛痛快快玩了两天。星期天傍晚,他把女儿送回学校,看着女儿的身影消失在校园里,他忍不住落下了眼泪。

接下来,他坐车回了农村老家。他怕人打扰,干脆关了手机,陪在父母身边安安静静地度过几天。

转眼到了双方约定的日子,刘大海提前来到了西郊垃圾场。这里并无垃圾,是一大片空地,地处偏僻,晚上更是少有人迹。刘大海找了块砖头,垫在屁股下,然后点上一颗烟,坐在那里静静等待。

九点整,两辆面包车开进垃圾场。刘大海深吸一口气,站了起来。

面包车一停下,车门打开,先后从上面跳下了三十多人,一色黑西服、黑领带。李明最后下车,他四处张望一番,狐疑地走到刘大海面前,问:“刘老板,你的人马呢?”

刘大海说:“用不着别人,我一个人应付你们足够了。”

李明一愣道:“刘老板,是不是没人为你卖命啊?啧啧,真是可怜,我看,你还是算了吧,乖乖把字签了,以后一起发财。”

刘大海断然道:“你想都别想!”他一弯腰,抄起那块砖头,“来,你们要打要杀,开始吧。”

李明迟疑了一下,眼里凶光闪过,冷笑道:“既然你自己想找死,就怪不得我了。”他退后两步,吩咐手下,“过去给我狠狠教训他一下,别打死就行。”

众手下嘻嘻哈哈走过来,把刘大海围了起来。刘大海神经紧绷,攥紧了手里的砖头,眼睛盯着最前面一个光头小子,心说我就只对准他一个人下手,找个垫背的。

双方距离越来越近。刘大海大吼一声:“我跟你们拼了!”

刹那间,对方刀棍并举,一拥而上。

6。众志成城

就在这危急关头,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汽车喇叭声,一队汽车朝垃圾场疾驰而来,大车灯光把垃圾场照得如同白昼。

李明见状大惊,赶忙喝止住手下,然后大声喝问刘大海:“你是不是报了警?”

刘大海茫然地说:“没有呀。”

说话间,这队汽车驶进了垃圾场,一字排开。但并非警车,而是两辆大客车,两辆面包车,还有四辆出租车。

大客车的门一打开,大宋率先从车上跳了下来,他手里握着一根铁棍,快步走到刘大海身边,大声说:“大海,援兵已到,没来晚吧?”

刘大海诧异道:“大宋,你怎么来了?”

大宋往后一指,笑道:“你瞧,不光我,大伙儿都来了。”

刘大海回头看去,只见车上仍在不断地往下下人,有张二春、有孙光、有刘建设、有赵援朝……大多是当年机械厂的工友,厂子倒闭后大家各奔东西,不少人刘大海已多年未见,没想到现在都来了。另外,还有一些未见过的生面孔。他们手里有握棍子的,有拿扳手、榔头的、有拎链条锁的……顷刻间,刘大海身边站了黑压压的人。

刘大海激动地问:“大宋,你……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大宋得意地说:“什么事能瞒过我啊?那天,我就觉着你不正常,但怎么也想不到你要跟这群流氓拼命。直到前天,有个李明的手下来饭店找你,这人也是个下岗工人,同情你,所以来给你通风报信,说李明纠集了一批好勇斗狠之徒,让你最好不要去送死,我这才知道了经过。”大宋埋怨道:“大海,‘老大哥’是我们大家的!这根本不是你一个人的事,你怎么能不告诉我们呢?”

刘大海眼窝发热,说:“我不想牵连你们,没想到,你们还是来了。”他回头看看众人,“那……大伙怎么都来了?”

大宋一拍胸脯:“当然是我通知的。不过,我也没想到会来这么多人,我只是通知住在老厂宿舍的几个工友,没想到一传十十传百,大家听说有人找咱们的麻烦,就都来了。大海,别看现在大家各奔东西,但还是工友、兄弟,心还是连着的。”说着,瞪着对面李明等人,大声道:“哼,今天让你们看看,咱们工人可不是好欺负的!”

刘大海激动地冲众人抱拳说:“我刘大海谢谢大家了。”然后转向李明,问,“李老板,你看,这架还要打吗?”

此时,李明和众手下已退到了十米开外,个个神色慌张。

李明感到进退两难,对面这些个下岗工人虽然都已四五十岁,但个个满脸怒火,像跟自己有深仇大恨一样,若单打独斗,自己手下自然不怕,可现在是打群架,对方少说也有二百多人,要是一拥而上,自己这帮人怕是谁也别想囫囵着离开。但若就此罢手,传出去,自己以后还怎么混?他见手下还在偷偷往后退,把心一横,从腰里抽出砍刀,大声说:“几个臭工人,不过是群乌合之众,大家都别怕,给他们点颜色瞧瞧!”

大宋一听,也喊道:“好吧,就让他们见识一下咱们下岗工人的厉害!为了我们的‘老大哥’,大家一起上,教训这帮王八蛋!”

众人齐声大吼,一起冲了上去。

李明也大喊一声:“打!”

“打”字一出口,他的手下倒真立即行动,呼啦一声,从他身边散开,不过,他们不是往前冲,而是往后跑,转眼间,跑得只剩下了李明一个光杆司令。别看他这帮手下个个好勇斗狠,但都是欺软怕硬的主儿,此时明摆着挨揍,谁还会为他卖命啊?于是,顿作鸟兽散,一个个跑得比兔子都快。

李明立刻被下岗工人们围在中间,眼看就要挨一顿揍。

刘大海见胜败已定,急忙大声让众人住手,但还是晚了一步,李明脸上已经挨了几拳,已经鼻青脸肿了。

大宋不甘心地说:“大海,今天一定要狠狠教训他一下,否则,他以后还会贼心不死。”

刘大海看看众人,感慨地说:“有你们大家做我的后盾,难道我以后还会怕他吗?”说着,他逼视着李明,问:“李老板,你现在有什么想法?”

“我……我认栽,对不起……”李明狼狈地耷拉下了脑袋,他做梦也没想到,招惹这几个不起眼的下岗工人,竟是自己捅了马蜂窝……

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,请直接复制链接选择浏览器打开,不要使用微信打开。